笔趣阁 > 来寻 > 第64章 五舅
????万渊也不思量,直接看向林启,抚须问道“林公子可记得你我初见之时,老夫问你的‘潜龙在渊’一句?”

????林启笑道“自然记得。”

????“易经云‘潜龙在渊,无咎”,你就字‘无咎’吧。”

????林启心道,这么草率的吗?你们两个问都没问过我啊,不是还应该有冠礼什么的吗。好歹刚还夸我是读书人。

????而且这个字,怎么听起来跟“五舅”似的。

????唉,他大舅他二舅他五舅,都是他舅。随你们去吧。

????颜怀听了,却大叫一声“好!万先生果然率性。如此,称呼起来就方便了。”

????呵呵,就为了让你称呼起来方便,林启心中吐槽,问道“这……却不知万先生你字什么?”

????你说自己潜龙在渊,一回头却把这个字解按我头上。

????却见万渊捻须含笑,嘴里轻吐道“老夫,字灵均。”

????颜怀一呆,终究还是忍不住指着万渊说道“这……你,你好厚的脸皮。”

????万渊笑道“小友你昨天不还说了,‘当今世上狂生,唯你我二人’。”

????颜怀嘴里喃喃道“离骚诗云‘名余曰正则兮,字余曰灵均’,你……你……你如何敢起字灵均?”

????万渊笑道“因为我脸皮厚啊。”

????他脸上一副你有本事你来打我的表情,看着甚是讨厌。

????颜怀颇有些不岔“那你我议一议,狂到到这等地步,是否有些过了……”

????万渊拂袖正言道“正该如此,今日你我定要谈出个道理来。”

????说着又像想起什么事似的,他又说道“你且等我一会,我有东西落在县衙了,得先回去拿一趟。”

????……

????良久之后。

????日渐西垂,远处有炊烟袅袅升起。

????县衙前的两个少年等了大半个时辰,始终不见万渊出来。

????颜怀伸了个懒腰,嘟囔道“他为何还不出来?”

????林启笑道“我们走吧。”

????“难道不等万渊了?”

????林启打了一个哈欠,说道“那老小子早跑了……”

????“呃……好吧,无咎,我们去吃饭吧,我也饿了。”颜怀也泄了气。

????林启默默斟酌着‘无咎’这两个字,心中突然有些惆怅。他一生遗憾太多,愧疚太多。尤其是对江茹……

????如果以后再次将死的时候,回首过往一生,真的能做到此生无咎吗?

????“你在想什么?”颜怀问道。

????“在想晚上吃什么。”

????颜怀“哦”了一声,说道“我想吃蜜麻酥……”

????“走吧,子哉。”

????“走吧,无咎。”

????月照厅堂。

????李府,书房。

????“因此,那些赖汉被林启的人打了一顿,还将是我们在背后指使的事抖落了出来……”

????说话的是周来福,此时他说着话,也不敢再抬头看李平松。

????李平松却不发怒,沉吟道“林启?他为何要管这个闲事?”

????“这,这我却不知……”

????李平松皱眉冷哼道“不知好歹,我李家待他以礼,赠金宴请,却是引来一个白眼狼。如此反复小人,卑鄙无耻。”

????他说着,惹有所思地抬头看向李茂之,问道“总不至于是我们有哪里得罪了他?”

????李茂之心中一颤,喏喏不答。

????李平松心下了然,不由怒骂道“蠢货,老子与你说了多少次,小心驶得万年船,为何平白去得罪人?”

????李茂之颇有些委屈,又不敢将自己那私房银子的事说出来,只好颤声道“实在是那林启欺人太甚,我就想稍微教训一下。”

????偏偏李平松却又骂道“一个小人物而已,教训了就教训了。你是李府长子,这样畏畏缩缩的,成何体统!”

????李茂之心中酸楚,暗道左也不是,右也不是。那我还能怎么办?

????他心下委屈至极,只觉得自己怎么做都是错的,满腔愤郁涌上心头,偏偏不敢顶嘴。转头看李慕之一派云淡风清的样子站在那边,不由暗恨道“都是这个庶子害的,必是他向父亲馋言,才引得父亲对我不满如斯。”

????“对了,爹,颜怀是不是也来了文水县?我今天见到一个人,口称自己是颜怀。”面对李平松的怒火,李茂之一时也别无他法,只好岔开话题。

????没想到李平松怒气更甚,拍案喝道“老子叫你不要再提颜怀!没听到吗!”

????李茂之心下一凛。

????噤若寒蝉。

????良久,李平松平复心情,沉声道“今天德云牙行的事你们都听说了吧,此子气侯已有小成啊。我本想着,既然有些交情,打压他这件事,就未曾参与。没想到这小子转头就坏我们的事。你明天再去找他一趟,让他来见我。若再不识好歹,休怪老夫无情。”

????这事,却又是吩咐李茂之去做的。

????李茂之脸色一变,实在不愿去接这桩差使。

????正心下为难,却听李慕之淡淡说道“父亲,林启此人,交给我来处理吧。”

????李平松问道“你想怎么做?”

????李慕之嘴角扬起一个冷笑,运掌如刀,在空中做了个割喉的动作。

????动作干净利落。

????李茂之眼皮一跳,暗道这庶子好狠的心。

????想着,李大公子背上泛起一凉寒意。

????李平松沉吟道“有必要?辽方的人近日就要到了,还是不要节外生技的好。”

????李慕之道“不仅仅是今天这件事,还有别的理由,这个人一定要处理掉了。至于为什么,暂时还不方便说。”

????他话一说完,周来福转过头,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。

????不方便说?呵呵。李茂之心中好笑,这庶子,敢这么跟父亲说话,既无礼数也无分寸,欠教训了是吧。

????李大公子期待地转头看去,准备听父亲也骂一骂这个庶子。

????没想到李平松却只是淡淡道“随你吧,既然如此,方家那两仓粮食也交给你去做。”

????好失望啊,李茂之心中微叹。

????“辽方的人就要来了,矿上怎么样?”

????“矿上还好。”李慕之沉吟了一会,还是说道“但今年的情势,怕是很不好……”

????“你的意思是,朝庭可能会对辽国动兵?”

????李慕之轻踱了两步,沉声道“如今辽国内乱,圣上年迈,很有可能要借此良机收复云燕,在史笔上留一个英主之名。那样的话,我们李家,也将面临这些年以来,最大的一次危机……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