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启禀陛下,夫人装怂 > 第292章 夜明珠
????典仪结束后,司宫台的人送了许多器物到朱鸟殿,除了荀域赏的,还有一部分并不在礼单上。

????安宁拿着其中一颗夜明珠左看右看,总觉得在哪儿见过。

????以为她是喜欢,司宫台的吴总管满面堆笑道,“戚夫人,这是小的们额外孝敬戚夫人的,您瞧着可喜欢?”

????“喜欢,这珠子真好看,不像是北国的东西吧?”反问了一句,安宁笑靥如花,眼睛一瞬不瞬盯着那颗夜明珠,看也没看旁边的人。

????“那是,这可是西域传来的好东西呢,夜里的时候放在室内,比点上一屋的蜡烛还要亮,且不用担心走水,安全得很。”吴总管自顾自拍着马屁,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给自己挖坑呢。

????“那这东西得值不少钱吧?”

????闻言有些收敛,吴总管讪笑道,“没,没多少钱,这都是我们凑的,就是给夫人贺喜用的。”

????“是给我贺喜还是怕我翻旧账,所以来堵我的嘴,吴总管应该比我清楚。”放下那颗珠子,安宁朝春樱看了一眼,聪慧的侍婢心领神会,点点头退下,转而就拿了一张算盘来。

????“吴总管每月月例几何,你司宫台有多少人,这礼物是否人人有份,他们每人每月又赚多少银钱,买这东西各添了多少,你一一报来,容我算算。”细白的手指在算盘珠子上轻轻拨弄,滴答的声音明明很清脆,可落在吴总管耳朵里,却像是铡刀砍了脖子似的,咔嚓咔嚓的。

????见他汗都下来了,安宁继续笑道,“怎么,吴总管不会连手下有多少人,每人的月例都不清楚吧,还是说这东西是你一个人买的,那总管大人手头很宽裕嘛。”

????吴有财终是明白了,安宁这是成心整他,不知是为了立威还是报仇,反正他这马屁是拍在马蹄子上了。

????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吴总管声音都带了哭腔,“夫人明鉴,这真的是小的们从牙缝里挤出来的…”

????“吴总管这是何必呢,若您平日不那么拜高踩低,现在也不至于要从身上割肉,您说呢?”安宁端着茶轻轻吹着上面的热气,从头到尾都笑眯眯的,“行了,我看这明珠也不错,就先留在这儿吧。”

????吴有财以为自己逃过一劫,千恩万谢地起身,还没来及退出门去,便撞在了田心身上。

????胖胖的内侍官满脸嫌弃,翻了个白眼道,“你瞎,当心撞着陛下。”

????又一次被吓出了汗来,吴总管回头看看安宁,又看看荀域,只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????“陛下怎么来了?”甜甜地唤了一声,男人眉宇轻皱,打量着她又憋了什么坏主意。

????“朕来看看你,典仪累不累,孩子还好么?”明明是她托人把自己喊来的,现在是怎么回事儿,要假装偶遇么?

????“妾身一切安好,司宫台把陛下的赏赐都送来了,妾身欢喜的很,正想去给您谢恩了。”

????荀域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,轻轻捏了下她的手,警告她再这样阴阳怪气的,他可就不配合了。

????安宁笑着朝他努努嘴,示意他去看那颗夜明珠。

????“这是什么?”眉头又拧紧了些,见荀域脸色不太好,吴有财还没来得及开口,便被安宁抢先了。

????“是司宫台吴总管送给我的,好看么?西凉的物件儿呢。”

????说到“西凉”二字的时候,安宁故意咬得重些,脸上的笑意却丝毫未减。

????“你怎么会有西凉的东西?”田心忽然问了一句,这夜明珠价值不菲,西域这几年虽是消停的很,可也只在重大节庆才会送上一两颗,像吴总管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买得起。

????抬眼正撞上荀域阴鸷的眸子,吴有财苦不堪言,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

????“押下去,好好查一查。”男人将夜明珠递给田心,胖胖的内侍官像是捧着烫手的山芋,连连应了下来。

????“陛下最好把整个司宫台都查一查,吴总管说了,这是他们凑钱买的,司宫台内侍官份例几何,是否买得起这东西,还是有待推敲的。”

????闻言瞪了田心一眼,荀域薄唇吐出一个字,“查。”

????待人走了,安宁一面对着礼单一面扒拉算盘珠子,“你们北国真是打内庭就烂透了,那夜明珠我只在掳走我的那个人牙子那里见过,定是查抄时遗漏了出来,辗转又落到吴有财手里的,荀域,你要好好整顿一下宫里的奴才,攘外必先安内,日后你和我阿爷通商,西凉那边又要盯紧一些,要当心后院起火呢。”

????“怎么,要做我的贤内助,帮我排忧解难?”荀域坐在她旁边,从前宫里前有康映珠后有沈冷栀,前者是顺她者昌逆她者亡,后者则是秉公执法,但不论哪种后宫都没怎么叫他操心,所以荀域想象不出若是叫安宁管理后宫会是怎样一幅景象。

????不过既然早晚要交给她,提前练练也是好的。

????“你现在有孕,不要太操劳,等生下孩子好好替我理一理。”

????“你是想我现在别太招摇,等有了孩子便有了帮沈娴妃打理后宫的资格了对么?”

????轻笑一下,安宁懒得很,并不在意权柄,“生了孩子还要养,很累的,我就是想好好整治下司宫台的人,一而再再而三的拜高踩低,这样变脸比翻书还快,我都替他们累的慌。”

????她正愁没把柄呢,吴有财刚好撞上来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
????“宫里人可不都是这样,你不得宠时他们躲还来不及,谁敢凑过来,万一惹祸上身呢?”

????“再不得宠也是主子,人不能失了尊卑,更不能失了良心。所以陛下能不能帮帮我,好好惩治下这帮奴才。”拉着他的衣袖撒娇,眼波如水,涟漪能荡进人心里。

????“你就不怕他们怀恨在心?”荀域想提醒她别像从前一样恃宠而骄,更想知道她的真心话。

????“忍一时风平浪静,可我已经一忍再忍了,他们还不知收敛,难道不该斩草除根,免得春风吹又生么?”

????。